News

平台快报
财富发布2016全球独角兽公司排行榜:中国35家上

Lending Club背后是凯鹏华盈与联合广场投资公司等顶尖风投。这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名单堪称华丽,包括摩根士丹利前首席执行官、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以及“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因此,人们都把热炒的Lending Club上市视为板上钉钉的事。


2014年12月,以摩根士丹利和高盛为首的承销商将Lending Club将发行价定为每股15美元,超过了12-14美元询价区间的上限。公司股票获20倍超额认购,市值立即飙升至近60亿美元。上市首日,Lending Club的股价一度暴涨近70%,随后略有回落,收于23.42美元,日内涨幅为56%。对迅速倒手的股东来说,这就是一次不折不扣非常成功的上市案。

2014年12月,Lending Club上市当天,首席执行官雷诺·拉普朗什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大厅。Lending Club上市首日涨幅超过50%,目前股价则远低于发行价。摄影 / Richard Drew

拉普朗什没有对标准的上市流程表示感谢。Lending Club股价波动的原因之一就是简单的供需对比。高盛和摩根士丹利曾就发行总股本的10%还是15%发生争执,最终流通比例定在15%左右。这一度为Lending Club的股票带来了稀缺价值,股价在上市当天实现了让人梦寐以求的飙升。这是好消息。坏消息则出现在六个月的锁定期结束之际,Lending Club的风险投资者开始在市场上抛售持有的股票。

无论是否巧合,Lending Club的股价从2015年6月约19美元降至三个月后的11美元左右,基本上随着股票供给的增长走低,原因正是风险资金开始抛出Lending Club的股票。如今,Lending Club首席执行官正努力将眼光放长远,不再盯着短期股价波动。他说:“我们上市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树立品牌和信誉。我们要打造的是一家大公司,那就得花非常多时间。”

可惜的是,Lending Club并非个案。在一轮又一轮的上市周期中,华尔街承销商在雄心勃勃的CEO催促之下,在求财若渴的风头资本家鼓动之下,在热切的机构投资者怂恿之下,接二连三地捧出了科技类新股。他们为这些公司制定完美的股价,看着股票在上市首日出现令人艳羡的大幅上涨,然后随后股价下跌时想找他们解释就没影了。

要想知道普通投资者是如何在企业上市过程中吃亏的,大家可以看看GoPro的警示故事。GoPro制造的数码相机是冒险运动员的最爱,相机可以完美地装在头盔上,方便记录下滑雪板的一路狂飚或者定点跳伞的全过程。

还记得GoPro创始人兼CEO当时有多酷吗?这位名叫的尼克·伍德曼的公司领导,在上市前后的采访中神采奕奕。2014年6月,GoPro以每股24美元的价格上市,融资4.91亿美元,主承销商摩根大通、花旗集团和巴克莱因此收获了逾2800万美元费用。上市首日,该公司股票飙升近50%,关键任务算是完成了。三个月后,也就是2014年9月30日,GoPro的股价也接近95美元,市值超过了130亿美元。

那段日子伍德曼的话还没有这么多。但随后的几个月,GoPro的股价就呈直线下坠态势,比山地车速降还快。2015年1月中旬,GoPro发布业绩警告说2014年第四季度的业绩可能达不到预期,而且计划裁员7%,随后不得不停牌。很快,股东代表律师向GoPro发起了集体诉讼。近来,该公司股价已经低于12美元,和发行价相比,下跌了50%以上。

剧情如此反转无疑是痛苦的,伍德曼也拒绝了《财富》杂志的采访请求。但是,许多机构投资者对这只新股很可能印象还算不错,因为机构投资者买入的价格是每股24美元,涨到36美元的时候就抛了,迅速获利50%。怎么会不喜欢呢?

如果风险资本家和机构投资者对上市当天的股价涨幅感到满意,承销商也就会很高兴,因为承销商最大的常客就是私募投资人和大型机构投资者。高额的承销费用当然也不错——GoPro的承销费率为6%,然而,他们的真正目的还是让客户满意,这样才好不断地跟他们做生意。

在当今世界,基本上不受硅谷冲击的行业为数不多,承销就是其中之一。高盛的准则之一就是“长期贪婪”,其承销过程就充分展示了该公司是如何将这套哲学付诸实践的。

1998年,威廉·汉布雷克特离开了Hambrecht Quist(转让给了现在的摩根大通)并创立了W.R. Hambrecht Co.,目标是改变华尔街同业联盟的管理和推销新股方式。从那时起,近20年里,他一直在谈论新股承销和定价的方式发生了哪些变化。W.R. Hambrecht Co.的巅峰时刻之一出现在成立后不久——2004年8月,该公司成为谷歌的承销商之一。当时,谷歌上市共有31家承销商,为首的是摩根士丹利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

11年后,人们也许不再记得当时谷歌采用W.R. Hambrecht Co.的招股策略时引起了多大的争议,谷歌也已变成几十年来最重要的企业。谷歌采用的是荷兰式拍卖,也就是由投资者报价,价高者先得。承销商为谷歌定的发行价为每股85美元,低于预期。上市当天,谷歌收于约100美元,上涨了17%。当然,主承销商最终并未严格遵循真正的荷兰式拍卖模式。

试验一种不同的上市定价模式并没有给谷歌带来不利影响。上市以来,这家科技巨擘(2015年更名为Alphabet)的股价已经上涨了150倍左右,市值直逼5000亿美元,仅次于苹果公司,其股价走势图就像半个一路上升的马特洪峰。然而,愿意像谷歌一样通过荷兰式拍卖上市的公司非常少,人们的记忆里的谷歌上市更多的是历史中一处脚注,而非转折点。

汉布雷克特认为,上市的构建方式和新股的发行模式仍有问题。他说:“这个体制真的有毛病。”他觉得这种“传统方法”需要调整;但他也知道,大承销商即便理智上也认为荷兰式拍卖更公平,但仍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按现有的套路赚了太多钱。汉布雷克特指出:“承销商沿用传统方式是因为,首先他们可以借此压低定价水平,还可以有选择地把股票分配给优质客户。同时,承销商也会设法保持情报优势,如此一来,新股上市后的六个月或一年内,这些新股实际上就变成了真正的自营产品。所有这些都会提高承销商的盈利能力。”

他举例说,阿里巴巴在上市后的几个月里,股价从68美元大幅升至115美元,承销商随即抛售套现,原因是机构客户已经大赚了一笔,“随后买进的是终将一无所获的股东。”汉布雷克特认为,除非立法迫使投资银行实施改革,或者投行对大型上市业务的垄断被打破,否则,这种体制就不会发生改变。他说:“现有机制早已固化。”

实际上,大承销商的力量实在太强,汉布雷克特已经决定不再对着干了。他开始重操在Hambrecht Quist的旧业,帮助小型初创公司上市。以他的名字命名的W.R. Hambrecht Co.现在专门为估值达不到独角兽门槛、而且不怎么受大投行关注的公司提供承销服务。

尽管在承销阶段处处受制于人,但新上市公司的一些高管表示,不希望发生改变,其中包括健康追踪设备制造商Fitbit联合创始人兼CEO詹姆斯·朴和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威廉·泽雷拉。

2015年6月Fitbit将首发价定为每股20美元,高于询价区间,主承销商是摩根士丹利。上市当天,Fitbit高开52%,随后一路高歌猛进,市值最终达到65亿美元。詹姆斯·朴因此成为准亿万富翁。11月份,Fitbit以每股29美元的价格完成了增发,价格低于前一天31.68美元的收盘价。增发的1700万新股中,有1400万股来自风险投资者。增发的目的是在六个月锁定期即将结束时减轻股价面临的下行压力。近些天,由于市场对新产品反响较差,Fitbit已经破发。

2015年6月,Fitbit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朴上市当天在纽约证交所外表示:“上市首日大幅上涨确实让Fitbit吸引了大批媒体的关注,也给员工带来了很大动力。”摄影 / Richard Drew

Copyright © 2014-2020 万和城丨重庆万和城丨万和城龙虎和丨重庆龙虎和丨万和城登录注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万和城娱乐:万和城平台